七月.花开

那朵白栀子在一片青绿间闪闪发光。 “咯,又开了一朵栀子花。”我说。 前两天开的栀子邹先生摘进来了,他还摘了一朵…

那朵白栀子在一片青绿间闪闪发光。

“咯,又开了一朵栀子花。”我说。

前两天开的栀子邹先生摘进来了,他还摘了一朵月季。这样,一红一白两朵花养在一个小玻璃瓶的清水里,就有了毫无来由的好。

随便聊聊的图片

“嗯,栀子花是几月开始开的?”芷涵问。

“五月吧。”我想了想,“现在七月了,应该还有没开完的,不过,再只零零落落地开了。嗯,真好看的,我去拍下来。”

我这样说着,就拿起手机走了出去。

豆子又长高了一些,也绿得更浓郁了些。

荷叶也是。荷梗是经了风雨的,看在眼里,似乎有一种莫名的力量。

柚子的绿在往黄那边走。

辣椒不再是初夏的嫩。前不久邹先生想吃虎皮辣椒,要我炕了吃,我说我是不敢吃的,得辣出汗来。

盛夏了,一切都在往深里走。

 

图片

 

早晨的教室被玻璃窗透进来的光线照亮,桌子的影子拉成长长的斜形铺在地砖上很是有趣。

教室里,孩子们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凑在一起不知在玩着些什么,他们发出愉快的笑声,先是隐忍着的,后来某个同学大声起来,其余的声音也跟着大了起来。可能他们觉得这样大声不太好,又扭头看我,见我不说话,又放心地玩笑起来。

马金思是最后一个进教室的孩子。她推开门,脸上映着从外面带进来的光。她走路很有节奏——脑后的长马尾一甩一甩的,是十二三岁的少女流淌着的光华。她的到来让教室有了片刻的安静。

“你早呀。”我说着,看着她笑。

她传给我羞涩的目光。“我哥哥上班的时候送我过来,所以有点迟。”

“哦,不迟不迟。还有十分钟呢。”

她静静站立,目光游离了一会儿,随即低下头,坐了下来,又冲我笑一下,拿出书本——这样的笑容,让人觉得似乎有香气从她那个方向逸放出来。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