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庸之“善”

犹太政治思想家汉娜·阿伦特(Hannah Arendt)把普通人不假思索地服从邪恶命令行为称为“平庸之恶”,认…

犹太政治思想家汉娜·阿伦特(Hannah Arendt)把普通人不假思索地服从邪恶命令行为称为“平庸之恶”,认为这种行为的存在给社会带来了危机和伤害。“平庸之恶”从心理学解释是一种消极极端的服从行为,即个体在负面权威的影响下自我意识丧失的一种服从行为。

恶之所以是平庸的,是因为常人都有可能堕入其中。最典型的“平庸之恶”,是以在犹太人大屠杀中执行“最终方案”的主要负责人、被称为“死刑执行者”阿道夫·艾希曼(Adolf Eichmann)为佐证。这位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总管将六十万犹太人送上了死路,但他仍然充满自豪地回顾,自己勤恳奉公,完成工作无可指摘,在这个岗位上没有人比他做得更好。所谓“平庸之恶”,更准确地说是“平庸的选择”,为了利益,忽略良知,最终选择了平庸的顺应,它也是不思考的选择,不思考人,不思考社会,不思考头顶的正义和良知。

随便聊聊的图片

同样,有不思考的“恶”,也有不思考的“善”。比如,一些“圣母心”的人对国内景区“滑竿”等特色项目的非议,便是以“善”的名义,达成了并不厚道的慈悲目的——呼吁不坐滑竿。“滑竿”,为一种人力抬的简易轿子,一种古老且在国人心中带有鲜明尊卑色彩的乘运工具,当爬山成为一种考验体力的活动,就有人花钱买这样的服务。历次攀爬中,时有抬滑竿者奋力抬一名成人甚或一名壮汉前行,似乎确是一种“压迫”,我个人见之也多有些于心不忍,但也仅止于此。有人坐轿,就有人抬轿,有人花钱,有人就挣这份血汗钱。因为心里明白,这是一种营生,抬滑竿确实累,但确是一项可以带来可观收入的体力劳动,常年在景区抬滑竿的农民,利用农闲挣点“外快”的确可以解决很大问题。据说重庆一带的滑竿,旅游旺季一个人一年能挣到五万元,比种地养猪强。但一些人的“同情”显然用错了地方,先是以“压迫劳动人民”为由自觉排斥滑竿,进而以“践踏他人尊严”在网上呼吁抵制,最后发展成对坐轿的人进行网暴。一番口诛笔伐之后,直接导致旅游旺季抬竿师傅们收入直线下降,乃至无奈道自己“快要失业”。如此一厢情愿的“体谅和善良”,却是以剥夺他人的生计为代价,难怪有人评论“别踩在穷人脸上假慈悲了”。

善,有很多表达方式。

你可以公益,可以慈善,可以捐助,可以献爱心,可以水滴筹,可以危难时刻挺身而出,但不能一切以“善”蔽之,一竿子打落一轿人。脱离实际的善良,奉献的只是廉价的同情,甚至连同情都不是,根本就是自以为是伪善。不能见不得穷人受罪,就要剥夺他们生存的机会,让他们受更大的罪,比如提高他们付出劳动的报酬和待遇也是保障他们的权益,就是不能简单地剥夺以换取“眼不见心不烂”。类似的还有大凉山的拳击少年被劝返而欲哭无泪,因体谅外卖小哥疾苦而少下了单,等等,都是有些简单粗暴的发善心,实实在在的真祸害。国外,柬埔寨内战结束后,很多出口到欧美国家的手工品(花篮)大都是战争孤儿手工编制的,后来一位西方记者报道出来,并发起抵制柬埔寨手工品。结果,柬埔寨儿童的困境不但没有解决,反而雪上加霜,甚至迎来了至暗时刻沦为童妓,那儿也一度几乎沦为全世界娈童癖的天堂。

 

许多平庸之“善”,只是一场平庸的意淫。

一则骑驴的寓言,主人发善心不忍驴子既驮物还驮人,自己扛起重物骑驴,驴子并没有减负,只是负重的蠢人自我满足了“善心”而已。这个寓言还好,并没有造成更大伤害,但是那些以慈悲之心任意放生的就不同了,很容易造成以“放生”为名而一场“杀生”的意淫,甚至是灾难。如放生者不讲科学,所放生之物并不适应所在环境,一放即死,放即灭,如热带鱼放生冷水域。还有,因任性放生带来大范围内外来生物入侵,造成本土生物灭绝,则祸患无穷,类于屠杀。如前些年的鳄龟即是,这种号称“大胃王”的外来物种曾是放生热门,据说一只鳄龟一个月就能吃光一个鱼塘。近期,全国各地惊爆的“怪鱼”鳄雀鳝亦是,平均体长1.8米、体重七十公斤,凶猛且肉食性,这种原产北美的史前鱼类在国内水域不仅没有天敌,甚至连人也不是对手,一个成年男性根本对付不了它,更要命的是这厮寿命超长,最长可达七十年寿数,可谓祸患千年。鉴于此,多地下决心展开清剿,为抓“恶鱼”耗费时日人力物力,不惜将湖水抽光,网上点评:有一种造孽叫放生。

平庸之“善”之所以平庸,是因一点无用之善,只做表面文章,而不解决深层次问题,只顾标题夺人眼球,而不做好下篇文章,进而造成了当事者更大的困境和灾难,不过是套了光环的假慈悲。如前所述,如果按照“滑竿”即“压迫”这样的逻辑,泰山挑夫也不必做了,你们好意思在山顶享受别人一路重负驮物的劳动成果,毛尖君眉也不要喝了,纯良少女的玉手朱唇所得之茶岂能任人玷污。

人有向善之德,知止而后善、以趋至善,但不思考的、脱离现实的平庸之善,不是善,而是不善。那些看似站在道德的高地上的平庸之善,却从里到外透着更大的冷漠,骨子里是用虚伪的道德满足和粉饰自己而已,无思想则无责任,无责任者则无善,因此有人讥讽道,“站在道德高地上你就不冷吗”。何为“不平庸”?不平庸即清醒,独立思考后的清醒。何为“善”?善即大勇,有大勇者才是大慈大悲。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