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一座座孤岛,会越来越孤独

1 我午休还没起来,院子里几条小狗在门口叫,我猜大约是老陆来了。起身去开门,果然是他。两年多没见面,他头顶上毛…

1

我午休还没起来,院子里几条小狗在门口叫,我猜大约是老陆来了。起身去开门,果然是他。两年多没见面,他头顶上毛发没剩几根了,秋阳下秃脑壳明晃晃的刺眼。他自言在合肥饭碗一丢就开车过来了,她也从桐城那边出发过了,一会就到。

从他口中说出的“她”们,我已见怪不怪了,也没有多问。况且,听说他在江南之南已落脚安家了,我还从微信上常见到他在那片江水山林间的活动镜头。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给他泡了杯茶,他说几次想请你去我那里看看,在那搞了一块地,准备修建住宅,还要在房前屋后兴建……我随口说:“你不是说她老家有房子与山场吗?”他略愣了一下,转而一笑说:“哦,你说她啊,早分开了……”。我想起此前遇到老陆一个同学,我还说老陆这回终于被女人收了,老房子失火烧光了人就乖了。他同学听后摇了摇头,“你可见过野猪能养家的?”也还是这个老同学在省地一次聚会时,当老陆一副苦情状请在座人帮他介绍对象,过上家庭生活。他毫不客气地说:“你们别听他的,他离婚三年睡过的女人绝不少于五十个”。话音一落,满桌炸锅状。老陆倒是一脸的轻松样子,说:“我也是谈恋爱想跟人家结婚的,可不是我觉得不合适,就是人家不干”。老同学穷追猛打:“你当众说说我讲的可是事实?”老陆若有所思状:“不一定有你说的那么多,有的睡过就不再联系了,我也记不清了。”有人起身制止他们别再说下去,“喝下去的酒都要吐出来了。”

2

老陆无心品茶,心神不宁,一会儿跑到门口看看,一会儿看看手机,我们便没了谈兴。他在盼那个约好从桐城出发来此的“她”,她真的来了。我家几条小狗叫了几声就懒得叫了,我礼节性冲走到门口的她打了个招呼,她没吭声。聊了片刻,他们说有事外出,我正好陪陈博士等老友去青山间行走。当晚,我们在小酒馆吃饭时礼节性喊老陆一起来用餐。酒足饭饱后,就由他与“她”消失在月色里了,都是成人的世界,用不着谁为他们负责。

老陆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毕业的大学生,年过花甲的人了,还如此奔波在“觅爱”的路上,他自言身体很棒,不然那些很成熟的女人也看不上自己。他沾沾自喜的那些风流艳事,也不过男欢女爱,不过男主角一直是他,而女人们如水漫过他而已。老陆吹,他同学臭他,我都不全信。一天晚上,与他饭后散步,他手持两部手机,同时与天南地北五六个女人联系,微信、文字、语音、视频立体开通,每个频道都能应付自如。我才相信他不是吹牛,也有种莫名的悲哀:手机那一端的“她们”情何以堪。

3

我在省城跑社会新闻时,有读者投诉有家歌舞厅,女的不买票,男的要买票,跳舞到中途,灯光忽然熄了,整个舞厅里一片喘息声……我与另一个记者混进去后,果然如此。印象最深的是一个身着白色衬衣的老头,与之交谈,他察觉到我是记者,便直接说:“我是机关退休处长,过了七十了,还能天天泡在女人堆里,这是何等逍遥?”他自言,在这里彼此有感觉的,便一起去吃饭,愿意的我就带回家,两百块钱做一晚新郎,彼此都不亏欠。我骂他老畜牲,他挑衅说:“我把真名实姓告诉你,你也不敢写进报道里”。这老流氓衣着光鲜、谈吐不俗,若是出席场合往台上一坐也是角,谁能看得他的肮脏与卑鄙。

 

那时,下岗失业潮侵袭到许多家庭,有着“苦难记者”之称的我天天泡在最底层平民中间,怎能不知平民生计之苦?可怜的女人们为了生活,委屈自己,她们是在谋生!

4

“苦难记者”也有接触富豪的时候。我见到魏老板的时候,以为他坐在椅子上没起身,其实他站在老板桌后面就那么高。他在省城发达的轨迹很清晰:高考落榜后进城到建筑工地干小工,个子矮、力气弱,终不成器。他脑子灵活,郊外有口大水塘成了人偷倒垃圾的场所,每次创建检查都要被扣分。他跑到街道找领导,承诺三个月内将此地整治成居民漫步的园林。不要政府投入,只要将这口大塘一部分划给自己。那时宽松,领导一句话就行。他去各个建筑工地宣传,渣土与建筑垃圾尽管往这里倒,建筑工地上多余的泥土拉来覆盖住垃圾。每倒一车土,他收费。两个月间,水塘变成了陆地,他用收来的钱美化绿化环境,拿到土地后与人合作开发了几栋住宅,赚取了又一桶金,继而走上了日进斗金的致富路……

熟人请我是要给他写个人光辉历史,好挂在公司网页上。没有强大自控力的男人有了钱后,十个有九个坏,魏老板也不例外。熟人讲了他许多荤故事,不过凡是他想睡的女人都睡了,包括在校生,一个女生陪睡了三年,死心塌地要跟他结婚。他给她购了一套小房子,了结这段孽缘。他跟我讲一段经历:自己犯事后进了看守所,正是最冷的冬天,老婆去探望一把抓住自己冰冷的两手塞进杯里焐着。那一刻,自己发誓不会跟老婆离婚。他得意忘形说:“自己那些风流韵事,也只不过是自费帮助过很多女人”。

 

那天,我没吃他饭,文章后来也没写。这个矮冬瓜一样的人,对追随自己的女人们没有丝毫尊重,纯粹拿钱消费女人,女人们只是他餐桌上的一道菜而已。我给这样的东西写文章贴金,不也成了他餐桌上的一道汤吗?

5

许多年过去了,那个省城“机关处长”怕也老死掉了,烧成几把灰脏了一把泥。听熟人讲那个矮冬瓜老板得了癌症,死前瘦得盖在被子里都看不出人形。只有头顶上还有几根头发在飘的老陆依旧在大江南北狩猎,猎获一个又一个空虚寂寞的女人。

我一直不相信“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这句话,很多女人与男人一样真实的活着、用力生存,可为什么还有已过花甲之年陆秃子的用武之地呢?女人的独立性越来越强,很多自立的女人离开男人照样把自己活得很光鲜,这应当是社会中女人群像的主体。只是物质丰富了,科技发达了,生活条件好了,许多人的精神反而更加空虚了。现在每一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经济体,尤其是疫情后人们戴着口罩,彼此间的距离进一步加大。一些孤独寂寞的女人,不及时调整自己的人生状态,未来可能会更加深陷孤独,赶集似的赴一场又一场的“恋爱”,误把性欲当成爱情,沦陷于性爱中以解片刻寂寞,尔后将是更加空虚的孤独。“性福时光”总是太短,而长长的光阴里溢满了寂寞。

我曾在“茶溪听雨”中写过一篇题为《婚姻是艘破船,家是温暖的港湾》。现实生活中许多很努力且优秀的女人忙碌人生时把家弄丢了,一个人或带着孩子过得非常苦累。其实,尽管婚姻是艘破船,无论船有多破,能坐在船上看从“船”上掉进水里扑腾的烟火男女之窘状,船上人或许会收敛、包容很多,也不会因为婚姻中出现“小火苗”就毁了整个家园。

图片沉浸于读书写作 寂寞就远离了自己
旅游业有句话,称旅游就是从自己呆腻的地方,到别人呆腻的地方去。费尽心血挣脱自以为不如意的婚姻,也无非是从现在陪伴腻了的人,换个别人陪腻了的人呆着而已。婚姻纵使是一艘破船,家却是温暖的港湾,尤其是女人最好不要轻易下船,任凭你多优秀,多么自强不息,纵使事业如日中天,放眼这世界哪里有什么更好的船呢?

我们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漂泊在苍茫的大海上,能与人同船而行就是莫大的缘分。人生实在是折腾不起,若又总是遇人不婌,给自己心头平添一道道新伤。折腾折腾就老了,那时候回首往昔,才会体会到:人生没有回头路。既然如此,如果人前不能哭,就假装幸福。还不足以支撑余生时,请静心品味孤独,与自己陪伴,尽可能精彩的度过余下的时光,不负自己,也不枉来人间一趟。

下辈子,我们都不会再来这人世间了。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