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就说

从学校到家,要经过一个沟,这个沟叫岳家沟,沟深岭大。 在沟的上边,住着几户人家,就成了一个村,这个村就叫岳家山…

从学校到家,要经过一个沟,这个沟叫岳家沟,沟深岭大。

在沟的上边,住着几户人家,就成了一个村,这个村就叫岳家山。村里岳姓居多,其余姓李。

其实我觉得村子叫岳家岭合适,和山根本占不上边。岳家沟是因岳家山得名还是岳家山是因岳家沟得名不得而知。

随便聊聊的图片

 

沟底有一条小河,下大雨的时候才免强有一点水流,雨住水停,从沟里排出的水流流到了沟口的大河里。河的两岸是很陡峭的土坡,没种庄稼,一个䓢堆挨着一个䓢堆,上面长满了杂草。那一个䓢堆就是一座坟头。

夏天是冒过人的青草和野刺灌木,冬天是盖过头顶的枯蒿野苇,感觉很是荒凉。

这个沟也曾叫做“死人沟”,听着名字都会起一身鸡皮疙瘩。由于避背,男人寻了相好的或是媳妇跟人跑了的,打了架骂了仗气不顺的都常在这寻短见,有的爬上电杆叫高压打的焦黑,有的跳到沟口的大河里被水泡的发胀。那几年还有一帮子天不怕地不怕的,晚上蹲在隐蔽处劫色劫财。

太阳落山的时候,人们就不敢从这过了,除非关乎生命的事,搅的人人心惶惶。

后来当地政府和派出所联合治理,蹲点守候,抓了几个,才得一安宁。

由于潇清,沟里经常有野狼出没,我爸就在这遭遇过狼的袭击,原来公社(现在的乡镇政府)就在上边的村子。

有一天晚上开完会夜已经很深了,我爸独自一人回家,走到这的时候,狼就在路上边的土台台上刨土,给我爸刨了一身。

 

 

我爸有经验,掏出火柴点了一根烟。听说狼害怕火,就这样,那狼还是不依不饶的,一会儿在我爸前边,一会儿在我爸后边,两只眼睛发着绿色的光,阴森森的,几次向我爸攻击都没得称。

就这样尾随纠缠了三里多路,最后到了下一个村子,我爸叫开了村边一个务菜人的门,那狼才不得不停止纠缠。

记得那年冬天,天气很冷,上完晚自习后就是8点左右,剩了两道题作完,已经是快9点了,错过了和同学结伴而行的时间,忙乱地收拾完东西,就急忙的往家赶。

农村的冬夜是漆黑一片的,没有路灯也没有月光,我也是从小到大也没有独自走过夜路的,很是胆怯。

快走到沟口时就有点害怕,头皮开始发麻,感觉头发就一根根的竖在了脑袋上,接着是后背发凉,脑门直冒冷汗,脚好像是也不听使唤,深一脚浅一脚的胡乱踏着,难道是我也遇上狼了?

我下意识的使劲干咳两声,但那喉咙好像是被这冬夜吃掉了一半,苍白无力。

我又试图摸黑捡起两块石头,想着攥在手里,相互碰撞,兴许还能弄出点火花,我听父亲说过,狼和鬼是最害怕火花的。

我下意识的两手相撞时,可两块石头怎么也碰不到一起。总觉着有什么东西尾随着我的左右,附着在我的前后,趋使着我,独占着我。我快,它也快,我慢,他也慢,总觉得背后有一个人或一只眼睛,但回过头去看时,却什么也看不见。

我不敢看沟口土梁上的那根电线杆,害怕电杆上那团黑乎乎的,烧成炭黑的尸体。

也不敢想沟里头的那一个个墓堆,总害怕钻出一个拖着长发,吐着舌头,眼冒蓝光的孤魂野鬼,亦或是躲在石头背后或者是崖畔的劫色劫财的懒散之类。

因为在此时此地,都会百倍的增加我的恐惧和胆怯。因为不管是发生在这里或者是传说在这里的稀奇古怪的事情太多了。

恍恍惚惚地,人就像是在空中飘。

不由自主的,就是一身冷汗。

 

也就在这个时候,我隐约的看见前边有一束光亮,快速的向我走来,隐隐约约的还有人喊我的名字。

我忽然眼前一亮,刚才所有的恐惧倾刻间去的无踪无影,揉揉眼睛,再看看周围,觉得清亮了许多。那是我母亲和我姐打着手电筒找我来了。

“怕不怕?”

“不怕!”

“满头的木水还不怕?”母亲用手摸着我的头。

她说她们是去了几个同学家找过,确认我不在他们家才来找我的,走了一路喊了一路,说我看见手电光和听到声音就不怕了。

其实人在迷茫的时候多么希望有一个人或者是一束光的出现。它会给你勇气和信心,能驱散隐藏在心里的阴霾,能照亮脚下的步伐。

我的母亲就是那束光!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