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心呼吸

前方,芦苇犹如飞絮翻卷。而清澈的水面倒映着的蓝天与芦苇的影美得有点不真实。这就是我所在的村庄,我感到就这样无所…

前方,芦苇犹如飞絮翻卷。而清澈的水面倒映着的蓝天与芦苇的影美得有点不真实。这就是我所在的村庄,我感到就这样无所事事被这片土地掩埋,也没什么不好!

 

“瞧,这里的药柑一个个好大……”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对与我一起摘药柑的友说。药柑的植株与橘子柚子颇为相似,那青翠的枝叶具有春天的幻影,一排排集合在天地,向冬日致敬。

 

昨晚与安安一起看“脱口秀”,其中张骏、鸟鸟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虽然张骏被淘汰。(嗯,他选择了两位冠军,虽败犹荣。)、

到现在我想起他说他的前女友问他:她是不是有颈纹?张骏说:当时我心想,啊?世界上还有颈纹这个词吗?

我好像也是这两年,或者说就是今年,才知道有“颈纹”。这让我在照镜子的时候会不自觉看一看自己的脖子。

鸟鸟是不动声色的那种。她毫不夸张,甚至说有点闷的那种表达,让人在冷不防想笑,之后,你会思考一会儿。其实人生大都是这样:平平淡淡地过着寻常的日子,然后你会发觉自己其实无处可去,也无人可以交谈。

 

继续排骨炖萝卜。另炖了一锅牛肉。

今天一家四口都在家。

邹先生接回芷涵,着急忙慌去钓鱼,说去迟了好地方都被人抢去了。(不到三点,他一个鱼没钓到,灰溜溜回来了。)

 

阳光很好,中午芷涵、安安门口晒太阳。这会俩姐妹房间里学习,安安静静。

我坐在电脑前敲字。屋外,阳光满地,透过窗户照进来的那方阳光把窗户拉得长长的。

邹先生刷小视频,声音很大。

 

灰斑鸠,麻雀……的声音。远远的,叫卖柴火炉子、酒精炉子的声音传了过来。

旧历冬月二十八了。还有两天,就是腊月。

本村患脑癌的老人没活过今年,去了。早上五点多鞭炮声响起,我当时被吵醒,就想:是谁呢?

他家门前搭起的灵棚里不见亲朋好友,甚是冷清。想想,人到最后,又遇上这样的日子,除了自己的子女与兄弟姊妹,他人即使赶来,大约也是匆匆。

 

芷涵约晚饭后去旷野处散步。乡野的晴天,有落日倏忽变幻的色彩和我们一路的说笑声,或许就是我们追寻的神明。

 

天地壮阔,我等实在只是一叶浮萍。嗯,今日在荆桥渠遇见一条小木船,它飘荡在河水之上,自在东西。

河水很清,河边的树木、房屋都是扑朔迷离、忽隐忽现地存在。

 

很小很小的时候是一条木船把我们的家搬到了现在的小桥村。我还记得那晃晃悠悠的感觉。我记得那种人摇着木桨,船速度很慢,让我觉得自己像一只小小的蜗牛在爬呀爬……

 

时光悄无声息地滑行。才四点半,太阳已经带着些凉意了。阳光穿过树木、房屋轻轻地落下,就像我们的结局似的。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