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过“六一”儿童节

是的,我已过不惑,但是我今天仍然度过了一个快乐的“六一”儿童节。当主持人用她甜美稚嫩的童音说道:“感谢辛勤的老…

是的,我已过不惑,但是我今天仍然度过了一个快乐的“六一”儿童节。当主持人用她甜美稚嫩的童音说道:“感谢辛勤的老师……”时,我的眼里竟刹那间盈满了泪,这是怎么了啊?主持词是我写的,主持人是我培养锻炼出来的,而这句话在准备文艺汇演的这几天也不知道重复多少遍了,怎么此时却动情到无法自持?!

 

想起我小学的音乐老师赵志明(后来我参加工作,有幸和他成了同事,我们都叫他志明老师),他的辈分在我们村里是最大的,自幼身世悲苦,但却是最乐观豁达的一个人,志明老师精通所有的乐器,而且都是自学的。印象最深的是我小学二年级时,志明老师要从各班里抽出个头、体型差不多的学生排演“六一”演出的舞蹈,我有幸被选上,却也是第一个被刷下来的。至今清楚地记得那个舞蹈的名字叫《大红花》:表演的时候手里拿着两朵大红花,第一个动作是双手举过头顶向左边摇,与此同时双脚也要随即变换一下站位。就这一个看似简单到极点的动作,我和另外一个女同学在志明老师的指导下练习了整整一节课,最终老师无奈地说:“你俩回教室学习吧!”——从此我和舞蹈再也没有了交集。

今天,欣赏着孩子们欢快的舞蹈,聆听着孩子们优美的歌声,不禁又想起这件事。虽然和舞蹈无缘,但也不能消弭我每一个“六一”儿童节的热情——我可以朗诵、可以书写——用我的声音和文字歌颂我美好的童年,歌颂陪伴了我成长路上的每一位老师。

不知道我们村当年帅气的赵俊喜老师还记不记得,他在教我们四年级数学的时候,有一次让我去板书解一道方程,我错一次又错一次,俊喜老师反复讲解,我终于做对了。老师长舒一口气,说:“小茹子啊,小茹子,你终于做出来了。”后来我上初中、上高中,偶尔在街上遇到俊喜老师,他仍是亲切地叫我小茹子。

记的最深刻的一个汉字是“毅然”的“毅”。小学三年级时的一个冬天,上午第二节下课后,当时教我们甲乙两个班语文的是孟增民老师,他和另外几个老师在办公室前的台阶上晒太阳,看到我和甲班的一个同学在玩儿,就喊我俩近到身边,说:“考考你俩啊,看你俩谁写的又对又快,就写咱们刚刚课上学的‘毅然’的‘毅’字。”我和那个同学蹲下来用手指在地面上分别写了“毅”字。结果那个同学的“毅”字没有里面的撇和点,孟增民老师说:“赵敏茹,你看看,你错了,你多写了两笔。”我抬头看着老师,坚定地说:“我的对,她的错,就是有这两笔。”孟增民老师笑了,旁边的老师也都笑了,我隐约听到一个老师说:“这小姑娘挺认真啊!”

小学时教我们体育的是赵保队老师,从小体弱多病的我曾在体育课上不小心晕倒过几次,都是老师心急火燎的背我回家,为我找医生,这样的桩桩件件永不敢忘。

那么多的小学老师给了我知识,给了我温暖,给了我健康的心智,给了我难忘的美好童年,让我在许多年后的这一个“六一”儿童节不期动容,不期怀想。

 

不能否认,网络带给了我们很多方便,我喜欢微信里的群聊功能,尤其喜欢我手机里的同学群。最初加进同学群的时候,感觉就像是经过了一个麦假或是寒假,重新回到班集体一样。不由地就会卸下所有的戒备,热热闹闹地寒暄问候,热情依旧,真诚依旧。有时候@一下当年的同桌,说一说曾经吵过的嘴、打过的架、计较过的一些说不清原由的是是非非,仿佛又回到了学生时期,回到了当年的教室,回到了那精力怎么挥霍也依然旺盛的年少时,每每这样的时刻,总会忘记自己已是近半百的年岁。

就在昨晚,同学三年的好友兼闺蜜拽着我聊天,我由于忙着试衣服,没有及时回复她,招致她打电话对我一顿“海训”,丝毫没改学生时期的急脾气。她问我在忙什么,我说我在忙着试明天过节的衣服,她认真地问我明天什么节日她怎么不知道,我反而更加认真的拿腔拿调地说:“因为你老了,我明天要过‘六一’儿童节呀!”她听后直接大笑而后无声。挂断电话后,我俩微信聊天,她说:“真好,我也想跟你一样花大把的时间和精力浪费在这样一件轻松而又美好的事情上。”

突然有一丝黯然,我们都不再说话。

刚巧这时,跟我一起长大且同班的表弟在同学群里发了一段视频,视频里是一群如我们一样体态和样貌都严重变形的70后,在《往事只能回味》的音乐声里,他们玩着我们小时候熟悉的游戏:老鹰捉小鸡、跳马、丢手绢、斗鸡……看着他们已经无法轻盈的动作,心下不禁戚戚然,但是我分明又看到了洋溢在他们脸上的笑容,还是那么真实,甚至更加灿烂。

随便聊聊《大红花》的图片

此时,我的同学群里寂寂无声,他们或许还奋战在自己的责任里,也或许都在看这段视频,然后都沉浸在了自己曾经恣意玩耍、疯狂挥霍的童年时光。

70后的我们,是承前启后的一代人,成长的路上不知道什么是叛逆,也不敢早恋(甚至直接导致我到现在都不会谈情说爱),在该受教育的时候我们接受着最传统最正规的学校教育;成年后的我们认真履行着我们的职责:儿女叛逆了、早恋了,我们却没有任何经验,但我们仍然坚强地挺了过来。

我怀念着我们无畏而又不敢不畏的童年和青年时期,我们更不畏我们无任何经验可寻、摸索前行的中年乃至老年时期。我已经预见,不远的将来,我们的眼睛会离手机屏和书本越来越远,我们的嗓音会越来越大,我们的腰背会越来越弯曲……但我相信,我们依然无畏。

都说两个真心相爱的人,每天都是情人节。

我也想说,一个心有阳光和朝气的人,每天都是儿童节。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