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里黄金峡

一 黄金峡,一个上了年纪的 小镇。山林一样坚挺的村庄 一个接连着一个,三面夹击 一心向东的汉水 山沟里出没的农…

随便聊聊的图片
黄金峡,一个上了年纪的
小镇。山林一样坚挺的村庄
一个接连着一个,三面夹击
一心向东的汉水
山沟里出没的农人
个个体型健硕,腰杆笔直
对他们而言,活着
就意味着要和这些树木
一起排队,并等待着
随时被抽走或者被伐倒
然后再慢慢地死
死不瞑目的人,往往
会在夏夜点燃自己的骨头
把精神的火光,传给
偶然相逢的有缘人
那里也是我活过的地方
现在只剩下一群老人
坐在日月的光辉里等死
对年轻人而言,那里的
生活,一开始是无聊
接着便是恐惧、绝望
于是他们扔掉一切
然后走人
虽然说:衰老
是每个人唯一的下场
可他们都想出去
等在外面走不动了
再回来,陪自己的发小
再过一回童年
我,也是这么想的
夏秋时节。雨后的傍晚
斑鸠在大药树上扎堆
树林里,结队的癞蛤蟆
出来捕食,或者交配
老人们说:癞蛤蟆背上
拱起的肉山的浆水
一旦溅到人的眼睛里
眼睛会瞎。可我就是不信
一石头砸过去,咚咚
有沉闷的回声,有反弹
这简直像极了我的生活
可又有谁愿意承认
他自己就是一只癞蛤蟆
一直驮着生活的众山小
和爱情的一包包毒液呢
在黄金峡,和在别处
一样都能看见
天地的两个大眼睛
一个,月亮一样蓝了
一个,太阳一样红了
苍天、大地和人间
又一次陷入了混沌
北京的雾霾,和南京的
西京长安的,以及东都
洛阳的,都驻守着东方
同一个帝国
黄金峡,有雾
但没有霾。山清水秀
人杰地灵。开个缺口
引汉江水入京
哺育远在京师的公公
大臣、皇帝老儿
以及皇帝老儿的子民
水泥,在黄土的脊背延伸
轮胎,早已替代了木车辙
大地上的牙印
不再是两条并行的水渠
而是一串互相咬合着
凹凸不平的阴阳
始终被一根轴承拽着
向前推进
偶尔有打滑的足迹
倒退的,拐弯的
从来没有掉头的
因为出路并不宽畅
无法掉头开回起点
面对现实,我
无能为力。我只能
把一切都交给水泥和轮胎
或许,有那么一天
我会被召回黄金峡小镇
创建一种宗教
届时我将以教主的身份
荣登宝座。我等着
我的青梅前来为我加冕
或许,我的青梅
她不愿意回来
只有我,独自一个人
守着一间挨着一间的空房
在停电的晚上,小便完
我摸黑爬上双人大木床
继续装睡
等公鸡一叫我就起床
又开始我新的一天
除了生活在我的小镇
我还能活在哪儿
在这个地球上
不,在整个宇宙中
哪里还有第二个小镇
它的每一个峡
遍地都是黄金呢
九十里。九九归一
黄金峡,我生命的起点
终归也将会是终点
等我寿终正寝
黄金峡会用她的金口
为我盖棺定论
大浪淘沙。我的生命
以及我写下的诗句
到底有没有
几粒发着金光的沙子
于黄金峡而言
我不是她的过客
我是个浪子也是个归人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