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约晚上七点半

在我们这个小村庄,晚上七点半,没有“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浪漫,也不为等待一场烟火的表演,却是一群人一天最…

随便聊聊的图片

在我们这个小村庄,晚上七点半,没有“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浪漫,也不为等待一场烟火的表演,却是一群人一天最快乐的时刻——跳广场舞。
广场舞从不把自己限制在一个小圈子里,它上得了央视大舞台,也下得了偏僻小村庄,它留的住明星大咖,也容得下大爷大妈。它的要求不多,一个音响,一块场地,随便几个人也好,几百个人也罢,你也中国人也好,是外国人也行,只要音乐一响,大家就舞起来,嗨起来。
爷爷屋里的新闻响起来了(爷爷耳朵有点聋了,一人看电视全家听新闻),爸爸拿个排插出去了,妈妈正匆忙的吃着饭。再一看,路边的音响已经布置好,灯也亮了,已经有几个孩子在追逐,二嫂子也来了,马上,广场舞就开始了。
跳舞的人,基本上都是“新手”,刚跳了三个晚上。总体来说年轻人偏多,包括领舞,所以她们跳的很动感,节奏感强,大概他们有一个共同的伟大目标——减肥,而不是像有些奶奶们跳的悠然自得,主要为的是锻炼身体,消磨时间。当然,也有年龄大一点的婶子大娘过来跟着,她们往往是边看前排跳边聊天边动几下胳膊动几下腿,也是挺开心的。当然,还有一些绝对不跳,但也准时搬个小马扎稳稳坐定的人,如我的爷爷奶奶,摇着蒲扇,乘凉聊天;如我三大爷三大娘,一个是如泥土般忠厚沉默,一个是太胖了走路都费劲;或者还有推着孩子的奶奶,也只能在“休息区”聊天。
刚开始,大家都不好意思跳呢。一是不太会跳,二是在旁边看你跳的人太多了,再加上这些人都认识你,这种尴尬真的需要克服一下。但是,没几个人能抵挡广场舞的诱惑。虽然,音乐才响了三个晚上,我发现她们的队伍正在悄悄壮大呢。
只是,夏天很快就会过去的,希望这热闹喧嚣的人群不要散去。只为了看她们满脸笑容的来,满脸笑容的回。这难得放松的笑容,多么可爱!
听我妈说,她们用的是村委会的音响,据说是乡里发的,给每个村都有,就为了让大家跳广场舞呢。这个音响已经在村委会静默了很久,闲置的这段时间电池都有毛病了,要不然,我爸也不用先准备好排插。真希望它不会再次静默!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