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高的葵花1

梵高的葵花 1 她怀着深深的母爱望着那孩子,他说,她看他的时候,眼里有了光。 ——题记 “哇——哇——”,身边…

梵高的葵花

1

她怀着深深的母爱望着那孩子,他说,她看他的时候,眼里有了光。

——题记

“哇——哇——”,身边的婴儿已经醒了。婴儿醒来,张着一双清澈明朗的大眼睛,那眼睛如天空般澄澈、空明、干净,是何其亲爱,却又完全不知世事。她在看着什么呢?是桌上的玫瑰?还是床头色彩鲜丽的玩具挂饰,抑或是那一排规整的书柜?她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以期通过观望,而得以感受五彩缤纷的神奇。

她睁开睡意朦胧的双眼,天色还未泛白,六点左右的样子。她欠了欠身子,顺手打开灯,然后把躺在婴儿床里的孩子抱起来。床单没有湿迹,应该没有尿裤子。虽然昨晚半夜醒来给孩子换过尿不湿,半夜过去,也该再换一片了。她在床沿边坐下来,从床头柜上的小盒里拿出一片尿不湿,给孩子换上,然后给她穿好衣服。

她抱着孩子在房间里缓缓地来回走动,嘴里哼着不知名的调子。她看着她,眼神里充满了爱。直顺的长发垂下来,虽然有些凌乱,看起来倒还挺自然,别有一番美。一年前剪的短发,如今已经长长了许多。先把孩子哄好,再梳头发,孩子自然是第一位的。

孩子不哭了,她把孩子轻轻地放回婴儿床,走出卧室。

客厅的白墙上挂着一幅大概40×50cm的梵高的《向日葵》,是数字油画。画中黄色、棕色的线条扭曲着、糅合着,不无生命力。近看,凝块状的丙烯颜料突出于粗糙的画布,凹凸不平,火焰般的葵叶狂舞着,在这个静静的屋子里燃烧。又仿佛那一朵朵花将要从画中跳出来,在它最绚烂的时刻散落一地。一旁,一只古铜色边框的挂钟在滴滴答答地走着。

她站在洗漱间里,若有所思地盯着镜子里的自己。自从决定放弃年少时那个执着的少年,自己怎么这么快就结婚了,连孩子都已经半岁了?这一切都是怎么发生的?她突然脑子里全是问题,这一切都是怎么发生的?镜子里,那是一个面容普通的女孩,不是圆润的苹果脸,也不是瘦俏的瓜子脸,脸型偏长,下巴并不突出,对了,就是大众脸。眼睛不大不小,丹凤眼,眉毛不粗不细,鼻子有些大,嘴唇有些厚,皮肤?虽然没有痘痘,但是并不白皙不柔滑,眼睛下方有些雀斑,能看出黑眼圈的迹象。她穿着可爱的纯棉质睡袍,披散着头发,就是这样的素颜,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却总感觉这个人与常人有些不同,可是这不同又在哪里呢?

她轻轻地拿起架子上的桃木梳,梳了几遍头发,并没有把头发绑起来,只是梳顺了,又把梳子放回去,拿起梳子旁边的发夹,将长发夹成一把,很自然的动作;然后挤了一点云南白药牙膏,拧开水龙头,自来水哗哗地流出来,和着“唰唰”的刷牙声,节奏不快不慢;她用手捧起一捧水洒在脸上,湿手抹了抹那块绿色的手工香皂,清洗掉香皂沫之后,用架子上的干毛巾擦了擦脸。突然,她好像想到了什么,舒开嘴角,她笑了。对了,就是这样的笑,与常人不同,快乐中透着澄净。

厨房里,九阳豆浆机在轰鸣。电饭锅的“煮饭”指示灯亮着。灶台上,砧板上躺着切好的芹菜段、葱末、蒜叶,盘子里放着一块豆腐,碗里清水中泡着剪好的红辣椒、青辣椒,菜篓里是洗好、撕好的白菜。她揭开锅盖,翻滚的清油汤里正煮着牛肉片,汤还有许多,应该是下锅不久。她点了点头,对今天的早餐已经了然于心。

随便聊聊的图片

“娃娃,叫爸爸,爸爸,爸爸,我是爸爸!”你不会相信这世上的男子也会有这样亲切温柔的眼神。他望着婴儿床里的那个生命,眼神里充满了柔情,任何锐利的武器在此时都会褪去锋芒。人们不知道的是,长大后,或许爸爸再不会用那么的眼神望着你。

“来,让爸爸抱一会!我们家娃娃真乖,爸爸带你去看花。”小孩的嘴唇上下翕动着,好像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什么。

他用袍子把孩子裹着,抱着孩子走到阳台上,天色已经渐明,晨练的老人在路上快步走着。

“娃娃,这是月季,红色的月季。这是山茶花,还是花骨朵呢!”

“你把娃娃也抱出来啦?”她站在厨房门口。

“嗯,带她出来呼吸一下早晨的新鲜空气。”

“小心不要让她感冒了,小孩子体质不好!”

“知道。对了,锅里还有多少汤?”

“估计还要煮一会呢,牛肉不易熟。”

“嗯。”他低头面对着孩子,“娃娃,爸爸先把你抱回去,自己玩啊,爸爸去给你妈妈炒菜去,待会再来陪你玩!”

“哪里是给我炒菜啊,是你和我的,说得好像你不吃一样。”

“娃娃啊,你是不是又惹你妈妈生气了,看你妈妈今天早上这么兴奋!”

“说娃娃好的是你,说娃娃不好的也是你。娃娃啊,你爸爸就知道欺负你,是不是?”

“算了,你看娃娃正偷着乐呢,才懒得理我们两个呢!”说着这些,他们两个人的脸上始终露着笑。

“你去休息吧,或者陪娃娃玩,我来炒菜。”

“我有一整天的时间陪她玩,不过你也只有早上的机会大展厨技,既然你乐意,就让你好好表现一下吧!”

 

她推来婴儿车,把孩子放在车上,打算拖一下地。拿拖把的时候,发现拖把的木柄上多了一个洞,穿了一根绳子。顿时,她心里明白了。前几天,她无意中对他说起,新买的拖把没有挂绳,用了之后,不太好放置。他把这句话听进去了,也不知是什么时候,竟偷偷地给拖把穿了一根挂绳。

她望向他。他揭开锅盖,把芹菜段放进去,又盖上盖子,把泡在碗里的辣椒用沥水菜篮接着,又去翻炒牛肉和芹菜,加少许盐、芹菜叶、蒜叶,“大厨的牛肉炒芹菜就要出锅啦!”

用清水涮锅之后,在燃气灶上烘干水分,倒入调和油,他左手拿起盘子里的豆腐,右手拎着菜刀,就在手上切豆腐,一刀一块,贴着锅把豆腐放进去,很娴熟的动作。锅里的豆腐剪得嫩黄了,加一点酱油上色,颜色是很好看的,炒匀,盛到盘子里。这只是半成品的煎豆腐,没有加盐,月华挺喜欢吃。再把青红辣椒倒入油锅里炒,把盐加在辣椒上,可以让辣椒不那么辣,然后把煎好的豆腐、葱末倒入锅中与辣椒炒匀。最后,如果锅内太干了,可以加少许水,汤汁也是很有味道的。

她喜欢吃煎豆腐,所以他经常炒。但是他并不知道她喜欢这道菜的原因。虽然这只是一道很简单的家常菜,做法也有很多种,各家各人做出来的味道也会有不同。煎过的豆腐即使不加盐,也不至于太过清淡无味,就好比人的一生,只有经过油锅里的煎熬才能让内在的清香飘散出来。外表柔弱,却能在油锅里挣扎,脱胎换骨,而成美味佳肴。她总以为只有豆腐的心是最硬的,最坚强的。极致的美必有极致的残败,极致的爱必有极致的毁灭。

小时候,她很喜欢看着妈妈炒菜,自己在一旁洗菜、切菜,给妈妈打下手。妈妈说,切豆腐的时候,刀口一定要笔直着向下,这样一刀下去,切到手掌处时,不要左右摇动,刀就不会切到手。妈妈每次看到她把豆腐放在手上切,心里就会害怕,感觉就要切到了自己的手,好几次也就没让她切了。这项在手掌上切豆腐的技能她到现在还不能很熟练,他怎么就学会了呢?

如今,她也像小时候喜欢看妈妈炒菜一样看着他,喜欢看他看书,有时候很长时间两人都不言语,看得自己过意不去了,也在书房里翻出一本书,专心致志地看着,两个人都沉在了自己的世界中。他们之间的共同语言是有的, 可是沉默也是常有的。

 

“再炒个白菜,就可以吃饭喽!”

豆浆机发出“滴滴”的声音,她走进来把插头拔了,“我来倒豆浆吧!”

“哇!好香啊!家里榨的豆浆就是比外面的要香!”

豆浆机里倒出暗红色的浆汁,冒着热腾腾的暖气。

她把菜端到餐桌上,打开电饭锅,好像是三个人的饭量。

“你今天是要带饭去医院吗?”

“嗯,今天应该会比较忙,不想叫外卖。”

“那我先给你打包好吧。”

她从餐柜底下拿出不锈钢的保温桶,表层并没有许多灰尘,可以看出来它被使用的频率还是挺高的。她盛了一些米饭,匀了一半的牛肉炒芹菜,一半的豆腐,拧紧盖子。然后洗了两个杯子,倒了两杯豆浆,又往保温杯里倒了一杯。

 

“你怎么给我匀去了这么多菜?这余下的可是我们两个人吃,我饭量有那么大吗?”

“你饭量确实有那么大!”她笑着说,“你们再怎么忙,不至于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吧!不然,以后我中午来你科室给你送饭吧。”

“送饭就算了,来科室看我还差不多!热烈欢迎!不过我要是忙的话,就没时间陪你了,医院里也没什么好玩的。”

“嗯,先吃饭吧!”最后一盘醋溜白菜也上桌了。

娃娃确实是一个听话的乖孩子,不哭不闹,只是默默地坐在自己的小车里.转动着小眼珠,看着她的爸爸妈妈,看着她看着他的表情,听着他们的语言,企图从中明白点什么。

她从婴儿车里抱起孩子,将睡袍的肩带往下拉,露出雪白的酥胸,将小孩的小嘴凑过来,用微笑的眼睛低头看着这个温顺的孩子。她长得和自己挺像,就像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面对孩子,她只有一种表情,那就是始终不变的微笑。孩子还说不出话,也只是望着她。忽然,她抬头对他说,“你去把房间里的奶瓶拿过来。”

猜测一个婴儿的心理并非难事,但也并非易事,这是母亲所特有的能力,不需要过多的心理学知识。她把奶瓶放在婴儿嘴边,婴儿张了张嘴,瓶子里的水却并未减少多少,薄薄的小嘴唇只是被微微打湿。哦,显然,婴儿并不渴望那一点水,或许一滴便够了。她还太好了,他并没有多大欲求,只要一两滴水,一两滴水便足以滋养一个生命。生命何其伟大,而一滴水的力量何其微茫,竟也是这般不可忽视!

这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早晨了,这样的场景每天重复着,他们彼此相望。他们说话,他们不言不语,时针滴滴答答地走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活在一个没有时间的空间里。时常会传来鸟叫声、蝉鸣声,在这个小镇上,偶尔也能听到鸡鸣,能听到狗吠、猫喵,在任何角落里都能找到生命的痕迹,但好像他们又都是那么容易被人忽视,正如此时此刻这个即将被忽视掉的早晨。

她看了看墙上的指针,“你该上班去了!”

“嗯,那我去了!你自己在家小心点!”

“嗯,你去吧,路上注意安全,开车小心!”她站起来。

“知道。我每次出门时你都要说这一句!你进去吧!”

“我在门口望着你走!”于她而言,这一天才刚刚开始。

她接受了现实,选择像许多平凡的人一样地活着。同时,她从未放弃过理想。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