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随笔

关于生日,对吃蛋糕这件事来说,可以算是一种执念,就是我过生日,我一定要吃蛋糕,自己买给自己都得要。 记忆中的第…

关于生日,对吃蛋糕这件事来说,可以算是一种执念,就是我过生日,我一定要吃蛋糕,自己买给自己都得要。

记忆中的第一次吃蛋糕大概是我五岁时爷爷去蔡家坡给我买的,那时候的都是散装称斤的那种小蛋糕,后来我隔一段时间就会问爷爷我的生日快来了没,什么时候过生日呀,爷爷告诉我一年只能过一次,每个人一年只能过一次生日,我的生日今年已经过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一次收到生日礼物是我八岁那年,我在连云港度暑假,生日那天早上吃了妈妈煮的长寿面,晚上妈妈从隔壁的蛋糕店里买了蛋糕,回家做了丰盛的晚饭,还记得爸爸说怎么不买个大点的蛋糕,这有点小了,妈妈说大了吃不完,果然蛋糕吃了两天。茶几上是我和姐姐吃花甲剩的壳像一座座小山。爷爷打来电话告诉我给我买了生日礼物是一块手表,一块紫色的电子手表,当时我就想立马飞奔回家戴上爷爷买的手表,看看它到底什么样子。千盼万盼终于回家了,我第一时间带上爷爷送的手表我欣喜若狂,十分喜爱。第二次收到手表的生日礼物是十二岁时姐姐送我的迪士尼。它精致、粉嫩、童趣且梦幻。第三次应该是十四岁的时候吧,收到来自爸爸的卡西欧。

还记得七岁时,姐姐考上了大学和爷爷七十岁大寿一起摆了酒,生日那天爸妈去蔡家坡给我买了蛋糕,我嘴馋,过一会儿就去偷吃一点,过一会儿就偷吃一点,当蛋糕打开时,已经有一大块没了奶油,他们都取笑我。后来十岁时爷爷已经去世了,姐姐放假回家正是我生日给我买了一个水果蛋糕,当时水果蛋糕才刚出来蛋糕花了两百块可以说很贵了,给我买了新衣服、新鞋子、新书包。记忆中姐姐给我买的衣服比妈妈买的还要多,多到已经记不清楚了姐姐给我买了多少衣服。印象中的第一次穿姐姐买的衣服是我在读幼儿园,那天穿了新裙子,老师说:“安莉今天又穿的新裙子呀,是妈妈买的吧?”我说:“不是,是姐姐买的。”这件事,我一直都记忆犹新。对了,还有一条粉色的裤子,上面有闪闪的亮片,是一个小蝴蝶,我很喜欢穿。

十五岁以前的记忆,我都略显模糊,零碎,好像都记不大清楚了,貌似是十分久远的事了。十六岁我和奶奶在家过的生日,那天早上我自己去了蔡家坡买了蛋糕回来奶奶在家做了很多好吃的菜。十七岁去了荆州在姐姐那里玩了一个暑假,生日前几天姐姐和姐夫就在计划带我去哪里玩。后来我们去了武汉让我感到十分幸福,快乐,还送了我一支口红在套盒里任我挑的一支。离十八岁还有大半年时姐姐就问我想要什么,给我看了好几条施华洛世奇的项链问我喜欢哪一条,姐姐的同学在国外专卖店给我挑,我说太贵重了。后来姐姐还是送了我一条项链,很贵重,很漂亮,我也很喜欢。我想姐姐为了我生日应该送什么礼物而挑了很久,应该也头疼了很久吧。

即将十九岁的我半年前就开始收到了来自姐姐的信息,问我这好不好看那喜不喜欢,是在给我选生日礼物呢。我想在这个世界上能在我生日前大半年就开始为我挑选礼物的人也只有我的姐姐了吧。

我是如此幸运、幸福,但比这更多的是感动和感受到爱,是被爱。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