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瘦了

临放学时在门口等学生,看见撅着小嘴、蓬松着头发,抱着小狗狗的小女生(四五岁的样子)从门前经过,我跟在她后面走了…

临放学时在门口等学生,看见撅着小嘴、蓬松着头发,抱着小狗狗的小女生(四五岁的样子)从门前经过,我跟在她后面走了一会,忍不住问:“你一个人去哪里?”
她扭头瞪我一眼,不说话。
“你干嘛去呀?一个人在路上走,你不怕车呀。车多。”我边说边快走几步到她的旁边。
她的小嘴巴撇了撇,眼里分明有了泪水在打转。“我找我奶奶。奶奶不见了。她肯定接哥哥去了。”
我的心放了下来,连忙说:“到我家去等奶奶好不好啊?我在等学生,他们就来了。你奶奶肯定也快回家了。”
“你是老师呀?你在哪里住?”她又看我。大约我不像坏人模样,她的脚步慢了下来。
“我的家就在那边,离你家很近的。我知道你爸,你爸叫ZY,就在瓦池开理发店,是不是?”
“嗯。”她点头,又认真地看我。
“你跟我回家,我们就在门口等你奶奶。你一个人在路上,遇见坏人怎么办?还有,好多车,好危险的。”
我去扶她的肩头,她顺从了我,与我回转。她把她的小狗往上搂了搂,又贴了贴它。那小狗自始至终温柔沉默,随她搂着,摩挲着。

随便聊聊的图片

晚上送胡祖航至半路再返家,天已黑尽,风吹着有些凉了,迎面射来的车灯只晃眼睛,想起安安说晚上看灯光散开像蒲公英的形状,不觉笑了。又想起芷涵在家,安安对姐姐的依恋,又及邹先生几弟兄的情意深厚,想起婆婆几姊妹老了老了,天各一方,难以相聚……人啊,无论如何,总是孤独而来,孤独而去。

早上,赖床,躺床上听了一会鸡叫、鸭叫、鹅叫、鸟叫,嗯,间或夹杂着隔壁爸妈、幺爹幺婆的声音。

爸爸在家担水、犁地、种菜。油菜绿莹莹的,很是可爱的样子。妈妈说等后来撒的油菜长得像先撒的(油菜秧子)那么大了就开始栽。
二爷昨天才撒油菜籽。妈妈说:寒露籽(籽指油菜籽),霜降麦,(麦读末的音)还不迟。

《湘行散记》已看了大半。《沈从文文集》共一十二本,不知今年能否看完?好在我看书不急,慢慢翻,慢慢读,好书是可以一读再读的。
很久没有再读《红楼梦》了,甚念。

乡野无人,天地大静,只听得风永无休止的涌动,推搡得遮雨棚啪啪地响。我在这里敲字,听风,听一种很奇怪的鸟的叫声,它的声音尖细,拉得很长——这生我养我的村庄,此刻完全属于我。我从篮子里拿出前几天摘的柿子,削皮,咬一口,脆、甜。踱步至门前,秋日的阳光打在我的额前,远处传来小贩收棉花的声音,初七又快过去了,明天初八,后天重阳……

茅草的穗子、芦苇的穗子都白了。
秋水瘦了。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