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只得如此了

我也只得如此了 1. 晨月淡。 这些天,月在一天天淡,一点点缺,天却是一般的蓝。 我很多次尝试着拍月,但拍出来…

我也只得如此了

1.

晨月淡。
这些天,月在一天天淡,一点点缺,天却是一般的蓝。

我很多次尝试着拍月,但拍出来的远没有我看见的好。于是想起蘸水笔老师,他的博文后必附有他用手机拍到的美图。那些图片带着他的审美情趣,甚合我意。

我是喜欢痴痴看月的人,总感觉对着一轮或圆或缺的月,心里就会有无比的安宁。

今天的晨月还剩半个,外圈的轮廓还在,里面的轮廓已经虚化至无,那点子若隐若现的薄纱,是我凭自己的一股子意念想象出来的。

2.

夜半,站在窗前看夜晚的旷野。旷野总是微亮的。我能依稀辨别得出那些油菜地、麦子田和菜蔬。它们的颜色略不相同,但所有的植物似乎都附上了暗哑的白。
难道夜晚的黑被弄丢了吗?又或许那白是夜在不知觉里撒下的清霜与露水?

3.

这一个月以来,邹先生一直在家。以后的日子会怎样?这自然是未知的。
想起鲁迅在与许广平的《两地书》里有这样的话:玩一整天再说罢。那日是鲁迅生日,于是他在给许广平的信中这样写到。

邹先生对我说:今年,玩了再说罢。
玩,自然是可以的。只是现实摆在面前,我心里难免会七上八下。这玩,又何尝不是人生的另一种苦痛?

4.

我这里有个男孩极不爱学习,这学期尤甚。

其实,经过两年的努力,他二年级的成绩已能达到班级的平均水平。可惜,他在去与妈妈工作的地方相处一个暑假回来后,成绩又掉了下去。想到他的父母把他放我这里,总是希望他能有所进步的。于是,我加了他班主任的微信,与他的班主任说,要老师不要放弃他,我呢,在家里给他加把劲,两方面帮他,以期待他能回到好的时候的状态。

这自然是我美好的愿望。
他现在比一年级大了两岁,本事自然也大了不少:撕本子、瞪眼、在地上打滚、跺脚、哭闹……
我从前哄他、夸他的招数已经不管用了。我给他讲道理,他哪里听得进去?
无奈!

他如此的不听话,我只得把他的种种告诉他的爸妈。然而,我又想,如果别人告诉我说我的孩子如此种种不好,我一定是很难过的。

我其实一直奉行好孩子是夸出来的。但他如此的不懂事,不懂我对他的一片心意,我也只得如此了。
——哎,我也只能做到问心无愧了。

5.

每日都能看见花喜鹊,黑白相间,肥嘟嘟的。两只,四只,成双成对,在房前屋后叫喳喳。它们总是相距不远,有时在树梢,有时在菜地,有时就在门口的水泥地上,与我们不过几米远。

它们并不怕人。很多时候,我们说我们的,它们玩它们的。偶尔我吓它们,故意扬起手,嘴里发出“荷——”的声音,于是,它们飞起来,落在菜地旁边的水杉树上,不一会儿,它们又安然了,又飞下来,在水龙头旁边啄食吃。二爷的狗跑来,它们又飞一下,这次它们并不飞上树梢,只是做了做样子,马上又落下来。

此刻在这里记这些,想自己一天到晚做的事已忘得差不多了,倒是记住了这几只花喜鹊。
——大约是日日得见的缘故罢。

随便聊聊的图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